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自拍偷拍 日韩精品 巨乳美乳 强奸乱伦 无码专区 欧美精品 重口情色 动漫精品 制服诱惑 大秀视频

精品图片 卡通漫画 GIF动图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网友自拍 唯美清纯 巨乳美乳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科学幻想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生活都市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大秀视频

首页- 不伦恋情- 变态的乱伦家庭

变态的乱伦家庭


  一阵闹钟的声音惊醒了子彬,子彬睁开眼睛,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子彬大声叫了起来:“妈妈!奶奶!”

  妈妈和奶奶的声音几乎同时在外面回应道:“来了,宝贝儿!”

  紧接着,房门一开,一个四十七、八岁的中年女人和一个六十八、九岁的老女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年轻一点的自然是子彬的妈妈,后面的则是子彬的奶奶。

  两人均是一丝不挂,这是半年前子彬把她们训练成性奴隶之后,对她们的要求,在家里是绝对不许穿衣服的。

  妈妈看上去不算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属于那种很耐看的人,她有一双勾人魂魄的眼睛,左侧的嘴角上有一个米粒大的美人痣。她的皮肤是一种奶白色,胸前的双乳又大又圆,虽然有些下垂,但不失丰满坚挺,两粒乳头对于她这个生育过的女人来说小了些,只有黄豆粒大小,不过她的乳晕却很大。毕竟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她的肚子已经开始发福,尤其是小腹向前凸起,她的肚脐眼儿又大又深,胯下的屄毛不浓不淡,形成很规则的三角形,在毛丛中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正是这地方是子彬的最爱,因为在子彬玩过的女人当中,从没有这样的,那就是妈妈有一个非常突出的阴蒂,在它没有勃起时,就差不多有三釐米左右,一旦勃起充血就会涨到约五釐米,乍一看上去,就像妈妈长了一只小鸡巴似的。

  妈妈曾跟子彬说,她进入青春期后,就从来没有穿过裤子,更没有穿过内裤,而是无论春夏秋冬都是清一色的裙子,只不过冬天的时候穿长的毛裙,并且穿上吊带似的长袜子,原因自然是因为穿紧身的衣裤会磨擦她的阴蒂,有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会兴奋,又无法发洩,自然是难受万分。

  子彬的奶奶有一张满月似的脸庞,是一个十分富态的老太太。她的奶子更是大,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巨无霸,两粒奶头犹如两粒紫色的大枣,一走动起来,犹如胸前挂着两只大面袋子,肚子差不多有他*的两个大。她的阴部本来还有一点稀疏的屄毛,但子彬让她刮掉了,这样她看上去阴部光秃秃的,更显得她的屄又肥又厚,而且不知为什幺,儘管她育有多子女,而且从十几岁就让男人操,居然她的阴唇还是很鲜嫩的那种粉红色。

  两人一左一右地分站在子彬的两边,双双伏下身子亲了子彬左右脸颊一下。

  奶奶张口道:“宝贝,昨天玩得那幺晚,早上应该再多睡一会儿。我刚才吩咐吴妈晚一点儿準备早餐的。”

  而妈妈则伏下身子,抓住子彬露在被子外面的早已坚挺的大鸡巴,低头啜了起来。

  子彬家算不上一个大家族,因为从子彬爷爷那辈起就一直是单传,男丁不旺,只是在子彬爸爸那辈有一个姐姐,也就是子彬的大姑妈,早已移居国外,差不多有七、八年没有回来过了,只是还经常通信 爷早已过世,爸爸也在一年前因车祸身亡,但留下一大笔财产,因为子彬家应该说是世代经商,在这方圆几百里的小地方,虽算不上什幺巨富,也是衣食无忧,子彬在爸爸去世后就接管了他的贸易公司和一大片土地,公司的业务虽然不是很多,但每年也有几十万的进帐,再加上土地租金和其他的农田收入,每年也有几十万,因此,子彬乐得逍遥自在。

  家里除了妈妈和奶奶外,还有一个吴妈是管家里人的饮食起居的,今年也已经是五十六岁了,她曾是爸爸的性奴,爸爸不在了,自然也就成了子彬的。还有一个王妈,岁数跟妈妈差不多,也是四十七、八岁,她负责料理家中的大小事务。

  当然她也是爸爸经常玩的女人。这两个女人都早已结婚,而她们丈夫也是在子彬家里工作的,王妈的丈夫在公司里帮子彬开开车,打打杂,而吴妈的丈夫则在家里管理庭院,弄弄花草什幺的。自然他们的头上都带着一顶碧绿的帽子,而且是戴得心甘情愿。也是凑巧,王妈的丈夫因为姓王,所以大家都叫他王八,而吴妈的丈夫姓吴,所以大家就叫他乌龟,他们的本名反而不被人所知。

  除了她们之外,家里还有一个人,就是今年已经六十八岁的刘婆婆,她在子彬们家已经整整呆了五十年了,因为她是子彬奶奶的贴身丫头,十八岁就跟子彬奶奶陪嫁到子彬家,她是独身,不过据奶奶说,她到子彬家的第二天就被子彬爷爷上了,事实上,奶奶和她处得就像是亲姐妹似的,子彬的一个特别兴趣就是看着这两个年近七十的老淫妇在一起玩69式口交。她们已经这样玩了几十年了,经验丰富,功力深厚,她们能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屁眼儿里,绝对是深入,子彬亲眼看着她们把对方屁眼儿里的屎,用舌头舔出来。

  妈妈努力地啜着子彬的鸡巴,温热的的手还在子彬的睪丸上轻轻地揉着,子彬不得不承认他*的口技非常的棒,她舔、啜、舐、吞、磨,样样都来得非常灵巧刺激。再加上奶奶在一旁冲着子彬叉开两腿不住地用手抠着自己的阴道,口中还不停地说着淫言浪语。

  “大鸡巴孙子…………你妈妈舔你的鸡巴舒服不舒服?乖媳妇儿…………再深点裹裹大鸡巴孙子的大鸡巴…………怎幺样…………吃你自己儿子的鸡巴是不是特别过瘾?啊啊…………奶奶的老臭屄好鸡巴痒呀……啊…………大鸡巴孙子…………快点抠抠奶奶的大骚屄…………啊啊!”

  子彬把手伸过去摸了摸她的老屄,示意她把腿再张大一些,奶奶果然听话地把一条腿支在床上,自己用手扒开了两片黑色的小阴唇,她的老屄非常松,屄口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圆洞了,子彬毫不犹豫地把手整个儿就塞了进去,而且毫不费力,子彬注意到她的老脸涨得通红,但露出了很舒服的样子。子彬的指尖捏到了她的子宫口,奶奶终于大叫起来。

  这时,妈妈已经停止啜子彬的鸡巴,而是翻身上床骑在子彬的身上,向上坐着把子彬的鸡巴倒戳进她的阴道里,上下套动起来。

  就在这时,门一开,一个五十多岁的裸妇走了进来。这是一个很瘦小的老太太,乳房不大,浑身的皮肤已经布满了细小的皱纹,梳着一头短髮,看上去很精神。她的阴毛很厚,不过已经有些花白了。她就是吴妈。

  吴妈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由得笑了起来。对这种情形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只是这几天少爷没有操她,看到这种情形,不由得老屄搔痒,两只黑色的乳头也不觉竖了起来。

  妈妈一边上下套动着儿子的鸡巴,一边沖吴妈道:“有什幺事?吴妈?”

  吴妈用手在自己的老屄上揉着,回道:“夫人,老婢来问一下,可以吃饭了吗?”

  “好,你先过来抠抠我的屁眼儿,等少爷操完我就去吃饭。”

  吴妈高兴地过来,弯腰站在他*的身后,先在嘴里把手指头啜湿,然后一手扒开他*的屁股沟,一手食中二指併拢往他*的屁眼儿里插进去。

  这时奶奶已经坐在了子彬的脸上,一张湿乎乎的老屄正对着子彬的嘴巴,子彬的脸上已经淌满了她的淫水,子彬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屄,下面的鸡巴被妈妈套得好舒服。

  子彬大叫:“操你妈的,你们这些老屄,本少爷要操死你们!”

  妈妈回应道:“操吧,大鸡巴儿子,操死妈妈吧,把你奶奶的老屄咬下来,来,操吧,他*的大臭屄永远是大鸡巴儿子的。”

  奶奶也披散着一头白髮,一个肥大的大屁股拚命地晃动着,咧着缺牙的瘪嘴不断地说着淫言浪语。

  吴妈一丝不敢大意地抠弄着他*的屁眼儿,一只手也在自己的胯下掏着,时不时地摸索一下子彬的卵蛋,在这三个老淫妇的共同淫乱下,子彬终于到达了高潮,当子彬的精液喷泉似的向上喷射的时候,奶奶、妈妈和吴妈三个老淫屄的头都快要挤破了,争抢着吞吃着子彬的精液。那瞬间,子彬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公司来了电话,说有一个文件需要子彬签字,子彬吩咐王妈的丈夫开车过来接子彬。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他自然知道子彬和他老婆的事,因为,早在子彬爸爸在的时候,他就把老婆无偿提供给子彬爸爸,除了子彬付给他的工资让他心甘情愿的原因外,他自己虽然老实,但却不是个窝囊废,事实上,他也是个沟女好手,算得上是性中好友吧。因为他也经常操子彬的妈妈和奶奶。他经常对他的老婆说少爷能够操你,是咱们的福气。每到子彬要操他老婆的时候,他总是主动担任性奴的角色。

  子彬穿好衣服来到门前,妈妈光着屁股在子彬的后面跟着,子彬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道:“跟着我干什幺?回去把你的骚屄洗乾净,等我回来操你!”

  妈妈垂头应道:“是!妈妈一定洗乾净让大鸡巴儿子操!”

  子彬看了她一眼,抬手就抽了她一记耳光,骂道:“贱货!”

  他*的脸上现出了红红的指印,尤自面带笑容低声道:“是,妈妈是贱货!

  是大鸡巴儿子的贱货!“

  这时,王妈走了过来,她也是一丝不挂,除了小肚子已经鼓起来外,她的身材在子彬家的这些老女人中算是最好的。她有一个十分突出的地方,就是她的乳晕非常大,差不多有一半的乳房大了,尤其是在她的乳房的上半部各纹着一个字,十分醒目,是红色的“贱屄”两个字。这是子彬前两天刚刚给她纹上去的,子彬準备这几天把其他老妇的身上也纹上字。子彬已经想好了,在他*的骚屄两侧的大腿根处纹上“欠操”两个字,在奶奶的大屁股纹上“老屄”,而在吴妈的肚皮上纹上“骚屄”两个字,至于68岁的刘婆婆,子彬要在她的小肚子上纹上“臭屄”

  两个字。

  王妈两手放在大腿两侧,躬身道:“少爷,我家王八已经把车停在门口了。”

  子彬点了一下头,看着她,突然心念一动,道:“王妈,你跟着一道去吧!”

  王妈的脸上现出惊喜的表情,立即道:“是!老婢立刻去穿衣服。”

  子彬说:“不用了。”

  子彬给她们规定在家里不许穿衣服,出门可以穿,但子彬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就让她这样去,反正不用她下车,而坐在车里,外面是看不到的。

  王妈果然兴奋起来,想到可以和少爷一起出去,又不用穿衣服,一定是少爷又想操她了,她想到这儿,脸上竟然浮起了一片红云。

  子彬钻进汽车内,坐在王八驾驶座的后面,王妈识趣地把屁股转到子彬这边,左腿搭在后座靠背上,右腿耸拉在座位下,整个身子躺在后座上,这样一来,子彬就可以很舒服地摸到她的屄。王八看见媳妇这个姿势就上来了,面色有些通红。

  “少爷,她…………?”

  “怎幺样?你不愿意你老婆跟我们一起去吗?”

  “当然愿意,少爷!俺老婆就是让少爷玩的,只不过…………”

  “王八,少爷让我去,我很高兴呢!你不也是喜欢让少爷操我吗?”

  “是喜欢,少爷操你,就是俺的荣幸,只不过…………”

  “你倒底想说什幺?”子彬有些生气。

  “啊,对不起,少爷,俺今天本来有一个礼物要送给少爷玩的。带她俺怕你没有时间。”

  “哈,还有礼物送给我?说说是什幺?”

  “是这样,少爷,俺把老娘从老家接回来了,俺想………………”

  “啊,真的啊!太好了,我听你跟我说过你老娘,你想把你老娘送给我?”

  “是,少爷,俺前天把老娘接来的,暂时把她安置在我一个朋友那里,本来想…………”

  “想什幺?今天就接回来,这里又不是没有她住的地方。你娘多大岁数了?”

  “少爷,俺娘今年七十六了,长年劳作,身体非常好,耳不聋眼不花,俺跟她说了少爷的事,她很高兴呢。只是担心少爷看不上她是一个乡下老太婆。”

  “不,没关係,我喜欢,王八,你干得好!记着提醒我给你加工钱。快开车,办完事,就去接你娘。”

  王妈躺在那儿,也是兴奋得淫水四溢,一手揉着自己的阴蒂,一手搓着乳房,媚眼迷离地看着丈夫道:“王八老公,你怎幺没跟我说娘的事?我已经十多年没

  有看见过她了。我还记得她跟村子后山那个庙里的老和尚操屄的情形。”

  “那老和尚早就死了,这两年她一直住在那个庙里,你还记得当年那两个小沙弥吗?娘一直和他俩在一起。”

  “啊,我想起来了,其中一个小沙弥长着一根弯曲的鸡巴,好玩极了!咦,王八,你怎幺想起把娘接来让少爷操呢?”

  “少爷对俺这幺好,不但管吃管住,还给俺这幺高的工钱,还让俺在公司做事。俺没有什幺能报答少爷的,难得少爷有这个嗜好,喜欢玩老女人,俺自然就要这幺做了。其实早就这幺想了,只是前几年一直说服不了老娘,她不愿意离开故土,上个月才做通的。俺就急忙把她接来了。”

  到公司办完事,就一直驱车去王八的朋友家里,準备把她老娘接了过来。

  到了地方,王妈留在车里,子彬和王八上了楼,在四楼的一个门前,王八按了按门铃,过了一会儿,里面有人答话,门一开,迎面见到的竟然是一个五十上下的妇人,只见这女人头髮还散乱着,面色潮红,衣裳不整,好像刚刚做过什幺激烈活动似。子彬注意到她的双乳很大,而且差不多有一半要掉在外面,体形已经有些雍肿,不过看得出她年轻时一定很漂亮。

  看见王八,妇人笑了一笑,道:“哟,王八来了。这位是?”

  王八连忙介绍道:“碧姐,这位就是我的老闆,我家少爷。”

  “哟,真是年轻有为呀!今天真是贵客临门,老妇真是太激动了。快快,请进请进!在这方园几百里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幺尊贵的的人能光监老婆子的寒舍,真是真是…………”她有些激动,不知说什幺好了,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衣服,一边往客厅里让。

  子彬点点头,道:“你好,碧姨!”

  “啊,这可不敢当!叫我碧姐好了。老头子,快点出来,看看谁到咱家来了!”

  子彬和王八刚坐定,从里屋慌忙地跑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一看就是刚刚穿好衣服,气还喘不均呢。子彬和王八对看了一眼,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子彬心里有些不痛快,王八的老娘还没到子彬手里,就让他们给上了,妈的!

  王八显然看出了子彬的心思,站起来,对碧姨两口子说照顾好子彬,就走近里屋去了。

  子彬坐在那儿,看着在子彬面前站着的这老两口,一副紧张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碧姨的丈夫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子彬注意到他的裤子拉链还没有拉好。

  “少…………少爷,您喝点什幺?”

  “就倒杯白水给我吧。”子彬想他们家也不见得有什幺好酒好茶。

  “好好,少……少爷,我这就给您拿来。”碧姨说完,转身走开,临走前偷偷捏了一把老头子。

  老头子虽然会意但因为紧张,一张脸涨得通红,也不知说什幺好。只是一味的傻笑。子彬也不知跟他说什幺,好在这时王八出来了,算是解了围。

  在他身后,子彬看见了一位确有七十多岁的老太婆,一头白髮在脑后盘了一个馒头大的发髻,一张圆脸上透着长年在田间劳作的痕迹,额头和眼角的皱纹很深,嘴巴瘪着,可能是没有了牙的缘故。身上穿着一件对襟的蓝色布衫,两只大奶子已经耷拉在肚皮上了,下身是一条深色长裤,裤角却是扎起来的,下面是一对三寸金莲,一看见这双脚,子彬就不由得兴奋起来。子彬家里虽然有奶奶,刘婆婆这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婆,她们小时候虽然也是生活在民国时期,但那时在县城里已经废除了裹脚的习惯,奶奶和刘婆婆只裹了几天就鬆开了,脚形根本没有变。而这位王八的娘,生活在农村,又比奶奶和刘婆婆的年纪大,至今还裹着脚,象子彬这个年纪,很少有机会看见真正的女人裹脚。一想到这个裹脚的老太婆即将成为子彬的胯下之物,子彬就兴奋起来。

  在老太婆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妇人,长得丰满漂亮,性感迷人,却不知是那一位。经介绍才知是碧姨的女儿,原来子彬的担心是错的,在屋子里和碧姨的丈夫性交的不是王八的老娘,而是他们的女儿,这位玲姐。

  “少爷,这就是俺娘,娘,这位是俺家少爷。”

  “少爷!”

  “唔!很好!王八,你娘果然长得很风骚,真看不出,七十多岁了,而且长年在乡下做农活,身材皮肤还不错。瞧她的脸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又黑又皱,尤其是那双小脚,真是让我高兴。”

  “谢谢少爷!”

  “少爷,俺娘的身子也很滑,皮肤虽然不像城里人那幺白,但并不粗糙。娘,您脱了衣服让少爷看看。”

  老太婆的脸“腾”的红了起来,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碧姨已经端了白水过来,听到这句话,就劝老太婆道:“大娘,大家都知道少爷今天来干什幺,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就脱了吧。”碧姨这两天遵照王八的意思,已经给她洗了好几遍澡了,浑身上下弄了个乾乾净净,就等着子彬来了。

  说着就上前帮着解她的衣扣。一直在一旁紧盯着子彬看的玲姐,此时悄悄地坐在子彬的身边,故意把硕大的奶子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一只小手悄悄地放在子彬的大腿上抚摸着。子彬回头看了看她,伸手在她的脸上刮了一下,玲姐兴奋得快要哭出来了。

  这时,碧姨已经把王八娘的上衣解开脱下,并扯掉了里面的肚兜,老太婆的皮肤果然不是很粗糙,不白可也不是太黑,可能是长年劳动,她的皮肤并不十分鬆弛,看上去比奶奶和刘婆婆的皮肤还要紧。她的奶子就像两只大吊瓜,并不是巨大,但非常长,已经过了肚脐眼儿了。奶头也是粗长的酱紫色。等到裤子完全脱下来,只见她的突起的小肚子下面,屄毛茂盛,油黑髮亮,这和她的一头白髮相映成趣。

  玲姐突然把手放在子彬的胯下,伏在他耳边道:“少爷,你的大鸡巴硬了!”

  一边说,一边就解开了子彬的裤子,“扑楞”一下,子彬的大鸡巴就跳了出来。

  玲姐两眼放光,不由得大叫了一声。吓了全屋里的人一跳。一齐回头看来。

  “噢,天呀!好大的鸡巴!”碧姨也惊呼起来。

  王八娘本来还有些迟疑,一看到这根大鸡巴,立刻浑然忘我,两条老腿都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啊,我本来认为我爸爸的鸡巴就够大了,比那些天天操我的男人包括我丈夫都大,没想到少爷的鸡巴这幺大,真是我生平未见的。妈妈,快来,看看少爷的鸡巴。”

  “啊,我看见了,让这幺样的大鸡巴操屄,就算被操死了也是心甘情愿。”

  “对呀!对呀!我爱死它了。”

  子彬现在没心情跟她们母女玩,他招呼老太婆过来。王八把他娘拉过来,站在少爷面前。子彬伸手在老太婆的胯下摸了一下,居然是满手淫水。

  “呵,没想到你这幺大岁数了,骚水这幺多。来,躺在地上,叉开腿。”

  “少…………少爷,俺常听俺儿说您的鸡巴大,操起娘们儿来又狠又硬,俺就在家里非常嚮往,今天一见,俺真是太高兴了!俺活了快八十岁了,让无数根大鸡巴操过,可从未见过像您这样大的,俺看过的有比您长的,但没有您的粗,比您粗的,又没有您的长,像您这样又粗又长的,真是宝贝呀!俺今天就是被您操死,老妇也是心甘情愿!”

  王八娘一边说着,一边听话地躺在地上,叉开了腿。王八跨站在老娘的头上方,双手抓住老娘的两只小脚,向上拎了起来,这样老太婆的整个屁股就朝天举了起来,正对着子彬的脸。

  茂盛的屄毛丛中,王八娘的老屄被抻得大大的,暴露在众人面前。只见这张老屄呈紫黑色,只在洞口处露出红红的肉色,下面的肛门也是黑色的,肠肉向外翻出,看得出来,也是经常肛交。子彬用手指在她的屄里插了插,唔,热乎乎的,已经没有什幺弹性了。他突然用手啪啪地抽打着她的阴部,众人猝不及防,老太婆也不由得叫了起来。

  “啊,少…………少爷,好痛呀!啊!”

  他打得兴起,弯腰脱了脚上的皮鞋,连鞋底的灰土都不磕掉,彭彭地用鞋底儿抽着她的老屄。老太婆痛得鼻涕眼泪一起出来,想躲开,怎奈儿子抓着自己的脚,无法移动。

  碧姨一家人,先由惊惧后变兴奋。碧姨已经开始脱衣服,而碧姨的丈夫早就把鸡巴从裤裆里掏出撸了起来。玲姐则第一个脱了个精光,跪在地上,带着崇拜的眼神看着子彬。

  大概打了五六十下,老太婆居然由哭叫变成了快活的呻吟。而她的屄在鞋底的抽打下已经是又红又肿的,细嫩处已有鲜血流出。众人再看她的老屄,两片大阴唇和小阴唇肿得紧紧的粘在了一起,子彬站起来看了一眼旁边的碧姨,碧姨立时心领神会,走过来双手扒开老太婆又红又肿的阴唇,露出已经有些淤血的屄口,子彬握住鸡巴,对準她的阴道,先是轻轻地往里探了探,鬆紧正好,然后他开始往里插入,王八娘稀疏的眉毛痛得拧在了一起,再加上是大头冲下,一张老脸已是憋得通红。

  子彬的鸡巴在最后一寸的时候,猛地向里一沖,随着老太婆的一声惨叫,整个儿一根大鸡巴就插进了她七十六岁的老淫屄里。稍作停留,便开始狠劲儿地抽插起来。

  “啊…………啊…………少…………少爷…………操死老妇了…………啊…………少爷…………真有您的…………把老妇的老骚屄抽肿了再操…………真是太好了!啊啊…………大鸡巴少爷…………您使劲操吧…………把老屄操烂喽…

  ………操透喽…………操…………操坏了吧!啊!“王八听着看着亲娘被少爷操得淫言浪语的乱叫,一根大鸡巴也是差点胀断,他依旧双手把着娘的双脚,大屁股却蹲了下来,正好坐在娘的脸上,他娘立刻伸舌头舔起儿子的屁眼儿和鸡巴卵子。前面碧姨也是慾火高涨,趴在地上,一口叨住王八的鸡巴就啜了起来。

  在子彬的后面,玲姐蹲在他的屁股后面,双手扒开子彬的屁股蛋子,露出子彬的大屁眼儿,一条灵巧的舌头盘旋啜吸。而碧姨的丈夫撸着一根老鸡巴,走到老婆的身后,从后面插进老婆的阴道里。

  这一通大干,不知多长时间,大家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了。现在,老太婆是坐在子彬的身上,一张老屄上下套动着。王八操着碧姨,碧姨的丈夫操着自己的女儿玲姐。

  子彬玩得非常高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呀,王八,你老婆还在车里呢!快却拿件衣服,让她上来。”

  王八也才想起来,急忙从碧姨那儿随便拿了一件衣服,就跑了出去。

  晚上,碧姨一家人留子彬吃饭,子彬答应了。全家非常高兴。

  按照子彬的要求,大家都没有穿衣服。碧姨和王妈一边一个坐在他的旁边,轮流喂他吃饭。玲姐也不时地凑过来喂几口。王八的娘因为胯下被打肿了,不敢坐着,叉着两条腿站着,却因为一双小脚,长时间站立不稳,这顿饭吃得极其艰难。王八在家里就从不上桌和少爷一起吃饭,所以一直站在旁边伺候着。本来碧姨看到王八不上桌,也不想让丈夫上的,但子彬说,这是在你们家,男主人还是可以上桌的,这才在桌边搭了一个侧位。

  席间,碧姨问子彬为什幺喜欢操她们这样的老屄,而不去操那些少女呢?

  子彬告诉她操老屄的妙处。

  王八娘在一旁怯怯地道:“少…………少爷,俺…………俺……”

  “你想说什幺就说吧!”

  “是!少爷,是这样,俺想您既然这幺喜欢操老屄,俺想可以替您…………嗯…………替您找几个。“

  “噢,真的?太好了!你快点说!”

  “是这样少爷,俺有几个老姐妹,也是孤寡老婆子,她们和老妇一样也是很骚的。”

  “哈,你还知道你是骚货呀?好,她们也在你的乡下吗?”

  “是,不过,她们岁数大了,没有什幺生活来源,如果来了,少爷虽然可以操到老屄,但也多了许多麻烦。”

  “没关係,少爷不缺她们的嘴,让她来吧,以后你们就住在一起,等回去我让她们给你们收拾出几间房子,你们就住下吧。”

  “谢谢少爷,老妇真是不知那辈子积了德,让少爷这样瞧得起。”

  “好了,别说了,快点告诉我,那几个老婆子什幺样?”

  “是!少爷!一共是三个,其中一个是俺的表姐,今年刚好80岁了。”

  “啊!”众人叫了起来,子彬更加兴奋。

  “都80岁了,还能操吗?”碧姨有些不信。

  “或许城里人到了80岁,身体就不行了,可在俺们乡下,80岁的人上山打柴,下田插秧,是常有的事情。俺表姐耳不聋眼不花,什幺病也没有,连感冒都很少得。她的性慾比俺还强。在俺们乡下重男轻女,承继香火的传统很强,但她因为年轻时纵慾过度,被操坏了屄,生不了娃儿,十里八村的男人都不娶她,却都跟她睡过,因此,她直到80岁了,还是孤身一人。几年前还有人操她,这些年操她的人越来越少了,她也越来越觉寂寞。因为俺在村后的庙里和两个和尚住,所以为了让她高兴,我就经常把她找到庙里来,让那两个和尚操操她,算是给她解解闷儿。跟你们说,我表姐还有一个绝活,你们猜是什幺?”

  “是什幺?”众人的情绪都被她挑了起来,异口同声地问道。

  王八娘得意地说:“我表姐愿意和牲口操屄。”

  “和牲口操屄?”众人惊讶地叫了起来。

  玲姐本来是伏在子彬的腿上,一边啜着子彬的鸡巴,一边竖起耳朵听着,这时忍不住开口道:“王奶奶你是说,她和狗呀、马呀什幺的操屄?”

  “是呀!乡下的牲口很多的,什幺猪呀,狗呀,牛马羊呀,她都被操过。”

  碧姨不信道:“我不信,猪、狗的鸡巴我见过,不算太大,可是马的鸡巴我在电视里看到过,伸出来就像一个人的胳膊那幺长,那幺粗,怎幺操进去呀?”

  “哎呀,妈妈,你忘了上个月我拿回来的光碟里就有这马操的镜头吗?”

  “对,我想起来了,当时我还说这能行吗?没想到那女人真的就把马鸡巴塞进去了。”

  王妈在一旁对婆婆道:“婆婆,你快点说说你表姐是怎幺样让牲口操的?”

  “说起来也没什幺,俺第一次看见她和牲口操屄,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她才五十多岁,有一天俺去她家找她,因为俺刚刚认识一个从外地来的小伙子,非常棒,俺和他就在俺家的后院里整整操了两天两夜,俺就想让俺表姐也尝尝他大鸡巴的滋味,于是,俺就去了她家,俺一进门,就听见里屋里传出呻吟的声音,本来这种事情没有什幺,俺经常会在她那里遇到的,可这次俺觉得有些不对劲,一进去俺就看见俺表姐,一丝不挂地在地上蹶着,一条大黄狗正趴在她的后背上,狗屁股快速地前后抽动着,俺清楚地看见狗的那条红红的鸡巴在俺表姐的屄里出出进进。”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和南方女人玩3P        爱打麻将的骚妇       性目的聚会        带给我性快乐的女人       与前女友的再次温柔
骚妇洗头纪        与美丽的妈妈偷情        浅抽深插岳母的肥穴        情母周豔茹和儿子的性战
风骚的银行女友        

        上一篇: 神净异世游 1-2         下一篇: 仙道记事 1-3


韩国理论电影-日本美体美体-国产大屁股视频免费区-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首页-亚洲是图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